药师经功德网
标题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朱淑真《生查子》赏析

来源:药师经功德网作者:时间:2023-01-26 06:10:20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朱淑真《生查子》赏析生查子·元夕 〔南宋〕朱淑真 / 注:此词也有人列为欧阳修作品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朱淑真《生查子》赏析 生查子·元夕

〔南宋〕朱淑真 / 注:此词也有人列为欧阳修作品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词作赏析】

朱淑真,号幽栖居士,浙江钱塘(今杭州)人。生卒年不详。从她的作品内容看,当为北宋末至南宋初人。出身世宦家庭,喜诗词,工书画,晓音律,是宋代多才多艺的女作家。她少女时期,性格爽朗,曾有一段美好的恋爱生活。后由父母主婚,与一俗吏结合,终因情趣不投,愤然离去。从此长期独居母家,忧郁终生。后人辑其词集名曰《断肠集》。上面这首《生查子·元夕》,是她的作品中颇有争论的一首词。

这首词,写得很美,确为词中珍品,脸炙人口,颇有一唱三叹之致!但是,也正由于这首词,引起了后人许多议论。有人认为朱淑真写出这样的艳词,说明她操行不贞;也有人为她辩解说:这首词根本不是她写的,因此谈不到贞不贞的问题。前者的代表是明代的杨慎,他在《词品》中说:“词则佳矣,岂良人家妇所宜道耶!”后者的代表是清代的纪昀,他在《四库全书简明目录》的《断肠词》简介中则说:“此本由掇拾而成,其元夜《生查子》一首,本欧阳修作,在《庐陵集》一百三十一卷中,编录者妄行采入,世遂以淑真为泆女,误莫甚矣。”两种不同看法的焦点,全在《生查子·元夕》一词。我们论定一个人的品行,不能以一首诗或一首词作为唯一的依据。要弄清这段公案,还须从她现存作品的大量资料中去寻找线索。



朱淑真尚有三首《元夜》诗,其中一首云:“火烛银花触目红,揭天鼓吹闹春风。新欢入乎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长任月朦胧。赏灯那得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在这里,她用“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长任月朦胧”的缠绵之辞,把她同恋人幽会的情景,写得有声有色,毫无隐晦之处,同上述《元夕》词相比,对爱情的描绘有过之而无不及。

《元夜》诗和《元夕》词,不仅风格相似,而且在时间的叙述上,也是相互衔接的。诗的用语是“今年”与“明年”,词的用语是“去年”与“今年”.诗在前,词在后,两者相隔整整一年。诗写相会时的暂欢情景,词写别后的回忆与离情,一会一离,悲欢异趣。但可以看出,词之所指来自诗,词是诗的继续与发展,两者的意境是相通的,时间是相连的,格调是相似的,可以称之为“姊妹篇”.既然一向都承认诗是朱淑真的作品,而又不敢肯定词为朱淑真所作,似乎于情于理都说不通。

朱淑真的这首词,在风格上不仅与《元夜》诗相似,而且与她的其它词作亦相近。朱氏善于用白描的手法,通俗的语言,来写她的真情实感;也善于用前后对比的笔法,简炼明畅的文笔,来写她的悲欢离合。她的这首《元夕》词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例。她要用四十个字的短短小令,把一年欢聚与离别的情景写得淋漓尽致是不容易的。其一,她采用了显明的对比法,上阕写“去年元夜时”的情景,下阕写“今年元夜时”的情景,一聚一散,一喜一悲,互相照应,对比性很强。而且语言通俗,又无庸俗之感。其二,她采用了借景抒情的笔法,以典型的环境,来衬托内心的活动。她对比地描写:去年在“花市灯如昼”的元宵之夜,“月上柳梢头”的时刻,俩人秘约幽会,留下的是多么美好的回忆!今年的元夜呢?虽然“月与灯依旧”,但却“不见去年人”,触景生情,情然泪下,以“泪满春衫袖”作结,写出无限的伤感。其三,她以高超的文学造诣,对字、句作了简洁的提炼。譬如花市灯如昼的“如”字,月上柳梢头的“上”字,月与灯依旧的“依旧”二字,以及泪满春衫袖的“满”字,都下得洗炼而又巧妙,从而把景物写得生动活泼,情景融洽,浑然一体,显示了高度的艺术效果,使人读后,既在文学上有美的享受,又在情感上引起共鸣!

【作者原注】关于这首词的作者,历来众说纷纭,除有欧作之说外,尚有秦观作(见《续草堂诗余》卷上),李清照作(见《瀛奎律髓》卷十六引)之说。这里我不作繁琐的考证。姑且将它作为朱词,加以赏析。

【本站引注】有按:此词一说欧阳修作,但《六一词》与其它词集互杂极多,不足为凭。力辩此词非朱淑真所作者如《四库提要》,乃出于保全淑真“名节”,卫道士心态,何足道哉!细赏此词,似非六一居士手笔,实乃断肠之声。淑真另有一首《元夜诗》可与此词互看:“火烛银花触目红,揭天吹鼓斗春风。新欢入手愁忙里,旧事惊心忆梦中。但愿暂成人缱绻,不妨常任月朦胧。赏灯那待工夫醉,未必明年此会同。”

【附朱淑真《生查子·元夕》词赏析二】

朱淑真《生查子·元夕》词赏析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词以灵光独运的艺术构思,使今与昔、悲与欢互相交织、前后映照,从而巧妙地抒写了物是人非、不堪回首之感。

上片追忆去年元夜的欢会。“花市灯如昼”,极写元宵灯火辉煌。自唐代起,就有元夜张灯、观灯的习俗,至宋而其风益盛。孟元老《东京梦华录》卷六记灯市景象云“灯山上彩,金碧相射,锦绣交辉”.可知,“花市灯如昼”乃状其实况,略无夸饰。但描写灯市不过是为了展示欢会的时空背景,因而一笔带过,不多着力。

“月上柳梢头”二句含“宾”就“主”,再现那令人沉醉的情景。“黄昏后”,交待主人公与其情侣相会的时间。“月上柳梢头”,既是对“黄昏后”这一时间概念的形象示现,也是对男女主人公欢会的环境的补充描绘--明月皎皎,垂柳依依,是那样富于诗情画意。“人约”,点出男女主人公并非邂逅灯市,而是早有密约。这表明他们即便尚未私订终身,至少也彼此倾心。

值得称道的是,作者没有正面涉笔他们相会前的心驰神往,见面后的欢声笑语以及分手后时的意乱情迷,而仅用一句“人约黄昏后”提示, 深得艺术三昧。

下片抒写今年元夜重临故地,不见伊人的感伤。“月与灯依旧”,说明景物与去年一般无二,照样月光普照,华灯齐放。但风景无殊,人事全异。“不见去年人”二句情绪一落千丈:去年莺俦燕侣,对诉衷肠,今年孤身支影, 徒忆前盟, 主人公怎能不抚今思昔,泪下如注。因何“不见”,一字不及,或话有难言之隐,或许故意留下悬念。全词的艺术构思近似于唐人崔护的《游城南》诗(去年今日此门中),却较崔诗更见语言的回环错综之美,也更具民歌风味。
相关推荐
热点栏目
推荐阅读
李世民《赋得临池柳》全诗 李世民《赋得临池柳》全诗

李世民《赋得临池柳》全诗赏析岸曲丝阴聚,波移带...

李世民《赋得临池竹》全诗 李世民《赋得临池竹》全诗

李世民《赋得临池竹》全诗赏析...

李世民《经破薛举战地》全 李世民《经破薛举战地》全

李世民《经破薛举战地》全诗赏析昔年怀壮气,提戈...

李世民《谒并州大兴国寺诗 李世民《谒并州大兴国寺诗

李世民《谒并州大兴国寺诗》全诗赏析回銮游福地,...

李世民《赋帘》全诗赏析 李世民《赋帘》全诗赏析

李世民《赋帘》全诗赏析参差垂玉阙,舒卷映兰宫。...

最新文章
下马冯妇 下马冯妇

下马冯妇...

下阪走丸 下阪走丸

下阪走丸成语名称下阪走丸成语拼音xià bǎn zǒu wán成...

不一而足 不一而足

不一而足成语名称不一而足成语拼音bù yī ér zú成语...

下陵上替 下陵上替

下陵上替成语名称下陵上替成语拼音xià líng shàng tì...

不世之略 不世之略

不世之略成语名称不世之略成语拼音bù shì zhī lüè成...

下马作威 下马作威

下马作威成语名称下马作威成语拼音xià mǎ zuò wēi成...

不丰不杀 不丰不杀

不丰不杀成语名称不丰不杀成语拼音bù fēng bù shā成...

不世之功 不世之功

不世之功...

不上不下 不上不下

不上不下成语名称不上不下成语拼音bù shàng bù xià成...

不为五斗米折腰 不为五斗米折腰

不为五斗米折腰成语名称不为五斗米折腰成语拼音bù...

手机版 网站地图